全球电子游戏平台-达安金控变身“吞金兽”

  达安金控变身“吞金兽”

  本报记者/石健/北京报道

  近期,医药概念公司达安基因(002030.SZ)股价节节攀升。受市场影响,1月17日的股价为11.19元/股,截至发稿前,6月23日为27.41元/股,股价涨了244%,市值也翻了2.5倍。

  不过,与此形成对照的是,达安基因2019年年报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为1182万元,较上年减少74.73%。而拖累上市公司业绩的正是其金融子公司达安金控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安金控”)。

  达安基因2019年年报还显示,2019年公司对达安金控及其子公司等计提信用减值达到2.38亿元。收入占比仅为3.59%的金融业务,成为上市公司营收和净利润波动的主要原因之一。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达安金控与达安基因的互动并不多。那么,严重拖累上市公司业绩后,达安金控未来将何去何从?

  拖累上市公司

  天眼查平台显示,达安金控成立于2015年12月,最初由达安基因100%控股。公司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是张为结,其同时还兼任金控旗下的小贷、融资租赁、商业保理等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2016年,达安基因“为了完善达安金控股权结构”对其新增注册资本8800万元,共引进了四家新股东,包括广州素位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持股30%)、汇鼎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持股15%)、广州君合同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10%)以及平潭瞰川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5%)。

  对于成立达安金控的目的,达安基因曾经在增资公告中表述为“加快开拓市场的发展步伐,实现成为生物健康领域的专业金融服务商的目标”。

  不过,4年过去,达安金控非但没有为达安基因带来收益,反而拖累其业绩。达安基因2019年年报显示,2019年,达安基因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0.94亿元,同比下降25.99%;归母净利润9570.76万元,同比减少5.78%。同期,达安金控营业收入为1889万元,净利润为-2.08亿元。

  对此,达安基因表示,2019年营业收入下降的原因之一是控股子公司达安金控的收入下降。净利润下降则是由于达安金控及其子公司计提信用减值损失相比去年同期增加。

  有投资人在互动易上向达安基因董秘提问,“达安金控巨额亏损的原因是什么?可持续性如何?”等。达安基因董秘的回答是:“达安金控2019年年度利润减少的原因系为其子公司,安鑫达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鑫达’)计提资产减值准备。”

  计提减值准备

  “2019年公司净利润不到1亿元,而达安金控计提就高达2亿元,公司是否已经有剥离这个‘吞金兽’的计划?”就投资人的上述疑问,达安基因董秘回复称,“目前公司(达安金控)主营业务稳定发展。”

  根据达安金控官网,目前其共有四项主营业务,分别是商业保理、互联网小贷、股权投资和融资租赁。

  达安融资租赁(广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安租赁”)成立于2016年,由达安金控与全资子公司香港安丞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丞达”)共同出资设立。达安租赁注册资本为3亿元。其中,达安金控以自有资金2.25亿元,占注册资本的 75%。安丞达以自有资金出资750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 25%。

  对于发起成立融资租赁公司,达安金控曾公开表示,能够进一步巩固与生物医药产业链上下游企业之间的联系,实现产业经营与资本经营的良性互动。但记者注意到,早在2018年3月,达安租赁曾经被广州市工商局南沙分局因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被列入经营异常企业名录。

  同样在2016年,达安金控成立了广东安易达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易达小贷”),注册资本为1亿元。其中,达安金控出资510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51%。记者在达安金控官网看到,目前安易达小贷有四项业务,分别为安分期、安职贷、安抵贷和安企贷。今年6月初,广州市企业转贷服务中心成立转贷机构,安易达小贷成为首批加入该机构的公司之一。

  此外,达安金控2016年还设立了安鑫达,公司注册资本为7000万元,由达安金控100%实控。根据达安基因2019年年报显示,安鑫达2019年度尚有两笔保理款未收回,合计5700万元。记者注意到,安鑫达还有多笔诉讼,涉及合同纠纷及票据原因等。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安鑫达还曾卷入一家上市公司虚假经营案件之中。2018 年 4 月 19 日,安鑫达与*ST索菱及旗下公司辽宁索菱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辽宁索菱”)签订《公开型有追索权国内保理合同》。辽宁索菱与*ST索菱共同委托安鑫达将上述保理融资款直接支付给深圳市隆蕊塑胶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隆蕊塑胶”),且约定该款项用于公司向隆蕊采购货物或服务。隆蕊塑胶将其持有*ST索菱开具的商业承兑汇票背书给安鑫达做质押担保,由安鑫达向隆蕊塑胶发放保理融资款共计3000万元。但由于*ST索菱未将该笔借款入账且未及时披露,该事项遭到监管问询。

  退出产业基金行列

  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达安基因引进多家资本公司,用来成立医疗相关的产业基金。2018年,达安金控也参与其中。

  2018年12月,达安基因公告称,为引进政府母基金,优化所管理的基金结构,充分发挥投资平台作用,提升综合竞争力,董事会审议通过《关于控股子公司及其全资子公司参与投资设立股权投资基金的议案》,同意达安金控与其全资子公司广州趣道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趣道资管”),以及珠海横琴新区恒投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投创投”)等多家机构共同发起设立广州华药恒达创富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华药恒达基金”)。

  该基金总规模为8000万元。其中,达安金控以自有资金出资1300万元,占总出资额的 16.25%;趣道资管以自有资金出资1700万元,占总出资额的21.25%。

  不过,发起基金仅不到一年,达安金控便抽身。

  2019年8月,达安基因发布公告,该基金认缴情况发生一系列变更。公告显示,达安金控退出,趣道资管的总认缴出资额由1700万元调整至100万元;恒投创投总认缴出资额由2000万元调整为2500万元。同时,另有广州市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加入该合伙企业。此外,该合伙企业的合伙期限由5年变更为8年。

  对于达安金控为何退出合伙企业,子公司趣道资管也将认缴资金骤降到100万元等问题,达安基因只在公告中称,对其财务及经营状况不会产生不利影响,符合公司的长远发展规划,不存在损害公司及全体股东利益的情形。

  达安金控对于达安基因董事会通过的项目为何突然退出?为此,记者向达安金控发送采访函,对于退出基金前后问题进行采访,截至发稿,对方未就该问题进行回复。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杨亚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